鐵鏈君

大切な君へ
迎え日を待ちます

【橫雛】心知

新坑,之前不斷夢到的夢。
解釋一下:
組長是最大的,其次本應是若頭,然後是最高顧問(本文忽略),再次為舍弟頭,副組長(以下略)
呃…雖然是橫雛但暫時還沒有多少就先不打tag了(。)

-坑可能有
-黑幫paro
-OOC有
-渣文筆有

正文

關八組,地下社會中的一股清流。他們從不主動往外招惹,也從不碰黃與毒,更不辦走私,甚至打著愛護老幼的名號獲得普通人的好評和信任。他們注重仁義道德,更愛抱打不平,要不是賭博和酒吧事業做得如此大大概平常沒人記得這是一群黑幫。

而關八組的眾多規矩裡最重要的是:

「人不犯我則我不犯人」

而每當「人犯我」的時候就是他們行使智勇之時。

砰!門被人一腳踹開,那人身穿西裝,口叼香煙手插褲袋一晃一晃地走進來。

「啊啊煩死了那些人,不揍他們一頓還真以為我們是軟柿子好欺負了!」那人把自己甩進房間中間茶几前的沙發裡,一手解開襯衫的鈕扣,一手雙指夾著香煙,吐出了白霧。

「嘛放輕鬆點啊すばる,小心不要嚇著普通人了。」坐在房間深處桌前的人說著,手上書寫的速度仍舊,左手偶爾踢踢噠噠地按著計算器。

「嘖,沒人看到。倒是你這踢踢噠噠地還沒搞定啊?我出門時你就在算了吧?」把白色部分已燒盡的香煙用力掐在小茶几上的玻璃煙灰缸裡,在缸中落下銀灰的碎屑。

「你以為帳是這麽容易搞定的嗎?這數亂成一團我還得慢慢想要怎麼平掉才合理。你還是去看看よこ吧,他遊戲一直卡在那過不了,在鬧脾氣呢。」這回終於停下了筆,抬眼看一下在沙發的人,又指了一下蜷縮在靠牆沙發裡的人如此說著。

「誰會鬧脾氣啊!」在角落的人手持PSP回嘴。

「是是是你從不鬧脾氣。」

「嘿よこ你連這關都過不了啊會不會太廢柴啦哈哈哈哈」站在靠牆沙發旁邊屈身看著屏幕笑著。

「吵死了!」豐滿的下唇微微撅起。

「來來來讓すばちゃん拯救一下愛安靜的きみくん。」桌前的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然後在左邊的抽屜裡抽出紅色的遊戲機遞給可以說是衣衫不整的すばる。而遊戲機拿到了手就嘿嘿嘿地坐在靠牆沙發裡。

咯咯咯咯咯,五下敲門聲響起。房裡三人一起抬頭,一個一頭小卷髮的男人站在門口。

「辛苦了まる。」桌前的人說著。小卷髮關上門後走到桌平著帳的人面前,從側背袋裡抽出了一疊紙反個手放到了桌上。

「信ちゃん才是,從我出門起就一直算到現在沒吃過東西吧?」又從袋子裡拿出了一袋小牛角包放在桌邊「來,給你們帶了麪包。吉士醬餡的。」

「別說是麪包了,怕是茶都沒喝上一口!」沙發裡的人按著紅色遊戲機邊說著。

「謝啦まる,雖然真的喝了一肚子茶但還是有好好吃東西的。」這樣說著還是停下了工作吃起了麪包。

卷毛笑了笑也就坐到了靠牆沙發裡,三人坐在一起就把沙發坐得都陷了下去。中間那人握著遊戲機就調整了一下位置,變成把背靠在卷毛的手臂上。 卷毛只好用右手按著手機,按著按著旁邊的遊戲傳出了叮鈴鈴的音效,而後他猛然抬頭看著奮力工作的人。

「信ちゃん。」輕喊著。

「怎麽?又看到了什麼負面的評論了?」

「不,沒有。只是你們知道了嗎?聽ヤス說亮ちゃん被推舉為副組長了。」語畢,那人筆鋒一頓,卻沒說什麼。

倒是坐在旁邊的人反應大了起來。

「啊?怎麼是亮?我還以為會是ヤス來著!」整個人彈了起來,差點沒把角落人的遊戲機甩出去。

「不是挺好的嘛。亮的行動力和決策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厲害。」說著又沙沙沙地寫了起來。

「我更同意すばる的說法。戶君有時候會容易受驚暴躁,以副組長來說不太好吧。」好的又殺死一隻怪!

「那要不乾脆來著雙副組長吧?」卷毛看著旁人「反正本來也挺多人推舉ヤス來著。」

然後房間裡突然靜了下來。

「……說點什麼啊?」卷毛挪了一挪「而且你們都三組長了再來個雙副組長也不是奇事了。」

「……再看吧,畢竟」桌前的人摸了摸鼻子,說到一半被角落的人打斷了「不,比起副組長ヤス那種心狠手辣以現時來說更適合當舍弟頭。」

「……那還是先看一下亮的表現再決定ヤス要怎樣吧。」再咬一口麪包,吉士醬沾在嘴角。

「亮的話沒問題的。」重新坐到沙發中間的人抬眼看著桌前的人「倒是ヒナ你飯都吃不定時這樣很……拜託你擦個嘴好嗎?」

「嗯?」

「吉士醬都沾嘴角上了。」

「喔抱歉抱歉」從桌上的抽紙盒裡拿了張紙擦嘴,扔進垃圾桶後又翻了翻旁邊的本子「嘛只要搞定了手上這帳還有把下個月的合作談攏了就好了。」

「但願如此。」

「……すばる,我過不了副本。」已讀3,來自組長。

「……你是不是真的太廢柴了?」已讀3,來自組長。

「……也難怪你在鬧脾氣。」已讀3,來自組長。

「……裕ちん你厲害了。」已讀3,來自若頭。

今天還是關八組裡平和的一天。

评论(8)
热度(6)

© 鐵鏈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