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鏈君

大切な君へ
迎え日を待ちます

【橫雛】銀杏葉

接龍接出來的怨念(不)
綠色的銀杏葉好奇怪(?)
就這樣hhh

-OOC有
-短文有
-橫視角
-Amazing!(?

正文

秋起,葉落。

啪沙啪沙地走在道上,耳邊縈繞著銀杏葉的細語。落到肩上的銀杏葉。
留下夜中秋色,滲到心中的秋意。

「有點涼了啊…」獨自喃喃著。

曾幾何時,那傢伙總會抓著我的手嚷著手很冰的事,然後甩開了又重新捂上來。
曾幾何時,我總會摟上那傢伙的肩,或是摸摸那頭硬髮然後抱一下那傢伙。
過去的溫暖一點一點地被時間溶化,心臟的脈動一跳一跳地被時間同化,卻是如磁石的南北兩端。

「想這麽多,還不是說不出口。」搖頭哼笑了一下,把鑰匙插進孔,走進了房子。

往浴缸裡放水,浴室裡只是回蕩著流水聲,以及自己略重的呼吸聲。說起來マル之前送了我一包浴鹽,這兩天一直在胡思亂想一些有的沒的,正好試著用浴鹽放鬆一下。

把自己泡在散發著柑橘系香氣的熱水裡,旁邊的架子放著這陣子一直在看的小說,剛想要伸手去拿過書,視線卻不由往小說的邊上飄去--壓了片銀杏葉的壓花透明書籤。手頓在半空中,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拿過了那張書籤。

收到這張書籤的那天,我還是個能隨時摟著他,還是個能把話好好說出口的金髮少年。那時萌芽的情感仿如白霧,無形又不可捉。

那時只顧拉著他一味往前狂奔,在不得不停下來粗喘著氣的時候,才能好好看看他的表情。等我們都平復下來,在黃昏的光照到我們的臉上的時分,他拍了拍我的肩,略稚嫩中有許沙啞的嗓音喊著我的名字,東西塞到我手中後說了句明天見就跑走了。

「銀杏葉…」呆呆地盯著手中的書籤,漫步走回家去。

叮鈴鈴。
通知音在霧氣裡拉回了我的意識,我斜眼瞥了眼亮起的屏幕,卻很快又暗下去了。手往掛牆上的毛巾擦了擦,才敢點進通知欄彈出的程式。

嗯?花語?

水的熱度褪去了些許,我的手臂大腿泡得有點泛紅,把書籤放回原位便以浴缸邊沿借力站起來。即使浴室中都是熱水的霧氣也始終不及水中的溫暖,打了個冷顫就拿過毛巾趕緊擦乾身子。

邊用吹風機吹著頭髮邊盯著面前那插在杯中的牙刷,那傢伙說過自己要用三枝牙刷啊。要是自己給他送牙刷……還是算了等下又被吐槽。

也不知道那傢伙用不用吹風機,他家養著貓啊用吹風機會不會把貓嚇到跳起來?好久沒看到千醬了,想擼。胡思亂想下掃了掃蓬鬆的頭髮,關了這吵人的東西。

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遙控器就把自己甩進沙發裡,轉了幾個台也沒找到想看的,隨便開著個綜藝節目看了起來。雖然本來也沒多少興趣,但看了個十來分鐘發現著實無趣就玩起了手機來。

反正只是讓這屋子有點聲音才開的電視。

倒是マル的訊息令我有點在意,隨手在網上查了一下銀杏葉的花語。36歲的傑尼斯大叔獨自在家上網搜尋花語,說出去肯定要被すばる他們笑上好幾天。

……明明有著這麽美好的寓意,讓人最深刻印象的卻是秋季落葉的銀杏樹。也是相當襯我們兩人了。

對啊,起碼現在不是。但十多年前的他會不會暗自糾結,我現在也說不準,畢竟那時的他還是個失戀了會在鞦韆上哭的小男生。總是跟在我背後的愛哭鬼。

從沙發中把自己拔出來,往冰箱拿了罐啤酒又癱回在沙發上。苦澀的麥子味隨著氣泡在嘴裡散開來,想起以前跟那傢伙一起喝的啤酒,年少兩人不懂箇中滋味卻要逞強,硬著頭皮一罐又一罐地灌進肚裡,最後只換來翌日的強烈頭疼。

所以說這書籤是年幼的他作出的暗示的可能性不會是零,不會很大卻也不少,處於一個微妙的區域。

試一下?怎麼試?
先不論成不成功,光是在現在這個團穩步上揚的時期我就不會冒險。更何況,即使這片銀杏葉是他的暗示,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暗示放到現在還管不管用我不知道。

「喜歡…」輕輕地從雙唇之間漏出的兩個音節,所存在的意義不能說比十代重要,只是愈確定自己的感覺就愈難對著他說出口。

可以說在處理感情方面比以前更謹慎、考慮更多東西。然而我心理明白,這些謹慎和考慮都只是我的托詞,我就是個喜歡都不敢說出口的膽小者。

或許真的是時候往這場單方面的糾結劃上句號,再拖下去大概就是一輩子的疙瘩了。嘆了口氣,拿起遙控器乾脆把電視給關了。

不過這在橫山歷史上重要的一步是要用什麼個形式呢?傳訊息好像不夠莊重,打電話又感覺有點兒戲,面對面我大概話都說不出……還是說,寫信?

叮鈴鈴。
嗯?マル嗎?我還以為這場關於愛與勇氣的對話已經完了?
喝完最後一口啤酒後才點開了程式,一看卻嚇到差點沒把這口啤酒噴出來。

「咳咳咳!」被啤酒嗆到了而不斷咳嗽,幸好沒噴出來,我可不想在這時間還要擦地板。

不好意思?村上信五桑?請問這是哪國語言?
偏偏我又點開來了訊息框的旁邊已經有著個小小的“已讀”標記,不給予回覆實在有點失禮,但又不知道要給出什麼樣的回覆才恰當。

啊…マル啊,這一步好難踏出啊。

那個千醬居然玩上了你的手機嗎?

…既然本人都來訊息了,要不就乾脆趁著這時候一口氣劃上句號了吧。

深呼吸數次還是壓不下不斷加快加重的脈動。
一下又一下擊打著我的思緒。
冷靜點啊橫山。

句號。
仿佛是以石刻劃出來的句號,很艱難,卻有著滿滿的完結感。
這場佔據了我們兩人一半人生的等待終於要落幕了。

而現在就差他的謝幕,就能開啟新的引號。
但他謝幕的身影卻遲遲不出現於舞台上。

這才感覺到什麼叫度秒如年,無法落幕無人鼓掌,我只能在這個靜謐的空間等待著。

突然想起多年前的那個晚上,滿心歡喜做好準備的他是不是也懷著這般心情,待在只有他一人的房間裡等待著呢?是不是也不時查看著時鐘的跳動,想著各種遲來的理由呢?

叮鈴鈴。
我在沙發上彈跳了起來,手機差點被我甩到地板上。

最終判決的號角響起了,而我將安然接受一切結果。

倒吸一口氣,屏息。

吐氣。

銀杏葉的細語載著兩人份的思念。
幸好你等待了我,猶如我失約的那個晚上。
幸好你等待了我,而我這次終於沒有失約。
幸好至今有你並肩走過。
幸好今後有你相伴而行。
ヌキダヨ。

※銀杏花語:堅韌與沉著、純情之情、永恆的愛


评论(2)
热度(27)

© 鐵鏈君 | Powered by LOFTER